顶点小说 > 穿越小说 > 江湖迟暮 > 第一百二十三章 药师一战定西平
    长安府历正月十五。

    正是元宵佳节,本该热热闹闹的时候,武威郡却一片冷清,大街上站满了蒙胡士兵。

    蒙戈穿着厚厚的貂皮绒衣,裹着绒披风,臃肿的坐在马上,领着卫队,出城了。

    城外,蒙胡的大军已经集结完毕,个个酒足饭饱,生龙活虎。

    城内。

    王记药铺。

    “师父,师娘醒了吗?”小徒正蹲在地上捣药,看着柜台上的师父问到。

    “还没……”王川红着眼,低声道。昨晚一宿没睡,就在花娘的榻前守着。许是惊吓过度,到现在,也没醒。

    “您带回来的那姑娘倒是醒了。”小徒挤挤眼睛。

    “你呀,好好捣药,胡思乱想些什么?”王川哭笑不得,这小崽子。

    小徒调皮的吐了吐舌头,认真捣起药来。

    王川放下手中活计,转身进了后院。

    房间内。

    “姑娘,你怎么样了?感觉好些了吗?”王川看了看床上虚弱的女子,忧心道。

    “好多了,谢谢恩人搭救,日后……”女子用尽力气说道。

    “哎?哪里,医者仁心,我怎么能见死不救,姑娘好生歇息,莫言再说那些话。”王川给她盖好被子,轻声细语。

    女子点点头,泪水喷涌而出。

    王川也不知道如何安慰,只好默默离去。

    进了前堂,他又上了二楼。

    花娘榻前。

    “你来了……”花娘缓缓睁开眼。

    “你醒了。”王川快步上前,握住花娘的手。

    “饿了。”花娘微微一笑。

    “你等着,我现在给你做去。”王川摸了摸她的头,起身飞快的奔向厨房。

    ……

    蒙胡大军走了,留下了一片狼藉的武威郡。

    ……

    与此同时,正朝着武威方向前进的异龙营李弼部,此刻正在距离武威郡不远的深山里。

    他们很快也看到了蒙胡的铁骑洪流。

    “统领,怎么办?”士兵们问道。

    “我们走山路,无论如何都必须找到肃州营的兄弟们,算时间,他们差不多也该到武威这一带了。”李弼啃着手里的半块面饼,幽幽道。

    “可是万一碰不到呢……”士兵说出了自己的担心。

    “他们不会走大道,所以,十有会在山里。”李弼肯定的说到,他相信自己的判断。

    士兵们默默吃着仅剩的最后一顿干粮。

    “我们继续前进,天黑之前,看能不能进到武威郡里去。”李弼看着饥寒交迫的士兵,于心不忍,想了想,还是到城里去修整一下。

    这下士兵们来了精神,纷纷起身。

    蒙胡人在大道上一路向南。

    异龙营在山中小道,一路向北。

    ……

    西平大营。

    李药师看着天色,心中有些焦虑,今晚,就要攻城了,是成是败,在此一举了。

    “李将军忧心什么呢?”

    忽然,常丹的声音响起,让李药师猝不及防。

    “少主怎么来了?”李药师看着满脸通红的常丹,惊讶道。

    “你将军要打仗了,还不许我这个少主来给你撑撑场子?”常丹玩笑道。

    “哪里,少主辛苦,快请。”李药师赶紧拉着常丹进大帐。

    大帐里火盆烧的正旺。

    “我看士卒们在准备云梯,李将军是要强攻了?”常丹一边烤着手一边问道。

    “是啊,不能再等了。”李药师也估算着蒙胡主力应该是已经动弹了。

    “我军五倍于敌,胜券在握。”常丹自信道。

    “金城的粮草也到了,就差拿下西平城了。”李药师昨日迎来了金城运来的粮草淄重,高兴了一晚上。

    “哦?”常丹诧异不已。

    “难道不是少主所为?”李药师对于常丹的反应也是惊讶。

    “我未曾下令……只是让那郡守安排百姓撤离。”常丹如实道。

    “哦原来如此,那便对了,定然是我那兄弟所为,知我者,莫过他也。”李药师抚须大笑。

    “郡守大人?”常丹这才知道二人原来还是如此关系。

    “是啊,当年我二人同时参军,跟随白帅历战无数,可谓是生死之交。”李药师回忆道。

    “怪不得如此默契。”常丹由衷的羡慕这样的兄弟情义,不禁感叹。

    “哦对了,差点忘了,少主,前几日我收到一封不知是何人送来的信函,上书今日天黑之时,南城门会打开。老夫不知真假,少主可否替老夫拿捏一二?”李药师说起正事,一脸严肃。

    “还有这样的事……”常丹眉头紧锁。

    “既然老将军准备强攻,那真真假假,已然无所谓了。”常丹说道。

    “只是老夫好奇这送信之人……”

    “不是我异龙营之人。”常丹这才明白,原来李药师以为是他在城中安排了内应。

    “那就奇了。”李药师低声道。

    两人小叙一阵,常丹便回帐休息了。

    天黑的很快,风如野兽,在原野上咆哮。

    ……

    “都准备好了吗?”李药师全副武装,骑在马上,问道。

    “好了。”王副将答到。

    “好,趁着天色,潜行。”李药师低声道。

    说罢,长剑一挥,一万大军悄悄的向西平城抵近。

    常丹没有去,坐在帅帐里打着盹儿。他知道去了也帮不上什么忙。

    此刻,西平城中,粮尽,士兵正杀了几匹马,准备晚饭。

    城头的哨兵横七竖八蹲在墙垛后躲避狂风。

    军营里的更不用说,围着火盆寸步不离,等待着马肉,其实也就只能分到一碗汤。

    士气低迷,没人说话,军需官的脑袋还在城墙上随风晃荡。

    卡拉多斯族的残兵此刻更是心有怒气。

    安达呢?自然和往常一样,在玫瑰苑里醉生梦死。

    “月容啊月容,以后你就跟了本将吧,我保你荣华富贵,等回了草原,可汗赏我一个部落,我们俩天天在一起。”安达哼哼唧唧的说着醉话。

    月容站在他身后。

    安达胡言乱语了一阵,一头墩在桌子上,呼呼大睡。

    “可以了。”月容从安达身上摸出令牌,回头,冲着红妈妈点点头。

    红妈妈拿过令牌,飞快的去了后院。

    玫瑰苑后院。

    十几名蒙面黑衣人静候。

    红妈妈走了进来。

    将令牌塞给为首之人。

    “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各位,不要辜负楼主。”

    “喏!”

    不多时,十几名黑衣人穿梭在西平城内的小道上,奔着南城门而去。

    ……

    天,黑了。

    风太大,蒙胡守军索性连城头的火把火盆都不点了。纷纷缩在墙垛后面避风。

    李药师带着兵马借着大风的掩护,摸到了西平城不远的地方,蒙胡人竟然没有一丝察觉。这可让李药师心中大喜,天助我也!

    就在他准备下令,发起冲锋攻城的时候,突然,城门有了动静,他仔细瞧着,不多时,城门大开,还有火光。

    瞬息万变,李药师没有犹豫,当即下令,王副将带先锋骑兵迅速冲锋,进入城内,控制城门。大队暂且观望一阵。

    不由分说,王副将拍马飞出,领着上国骑兵,准备好好教训你一下蒙胡人。

    李药师紧紧抓着缰绳,有些紧张。

    地动山摇的马蹄声终于是惊动了城头的蒙胡人。

    “不……不好了!汉人杀进来了,快逃啊。”

    “快跑啊,安达将军死了!”

    ……

    一阵阵的惊呼还没等城头的蒙胡守军反应过来,城内喊声四起。

    一时间,西平城开始乱了起来,还在喝着马肉汤的蒙胡士兵懵了,将军死了?这不闹着玩呢吗,喝了两口,不对呀,哪来的马蹄声?想了想,放下碗,准备看一看情况,结果一转身,这才发现,军营外已经是飘满了白字旗,甘州铁骑正虎视着他们,此刻,他们就像碗里的马肉汤一样,同样能让甘州营流口水……

    有些蒙胡士兵想要反抗,结果还没摸到弯刀,已经被射成了马蜂窝。剩下的人,哪里还敢动弹,纷纷跪地求饶。

    王副将看了一眼营内的蒙胡人,嗯,少了点,这应该只是守城门的一部分,不行,剩下的也不能跑咯。当机立断,分兵奔往北城门。

    李药师看到如此情形,大喜过望,还等什么,冲!

    甘州营的士兵们早就忍无可忍了,可算是等到现在了。

    一声令下,士兵们争先恐后,端着长枪,扛着大盾,死命的朝着城内冲锋,原本准备的云梯也用不上了,云梯队也不甘落后,索性云梯一扔,拔出长刀,就是一个字,杀!

    面对这样的军队,蒙胡人哪里还有抵抗之心,但凡遇见的,统统都是跪地求饶,若不是李药师下了严令,恐怕他们早就被一肚子气的士兵们剁成了肉泥。

    就在城内大势已定,肃缴残敌的时候,玫瑰苑里,响起了琴声。

    四五桌酒菜,黑衣人们开怀畅饮,那叫一个痛快。

    月容亲自为他们抚琴。

    安达被五花大绑,捆在一根圆木上,到现在了,还是醉的稀里糊涂。

    ……

    “将军,北城的一千守军全部活捉。”

    “将军,城内残敌已经肃清。”

    “将军,我军已全部进入西平。”

    本该高兴的李药师却眉头不展。

    “捉住敌军守将了吗?”李药师问道。

    “没有。”士兵答到。

    “速去搜捕,不得有误。”李药师严令,他一定要见见自己的对手,害的自己是在这西平荒野上忍饥挨饿这么多天。

    “遵命!”卫兵飞快的去各部传话。

    李药师这才放心,带着部将去了西平郡府安顿。

    很快,常丹也带着卫队进了城。

    嘈杂了几个时辰,西平又平静了下来,只有风在吼,就像什么也没发生过。

    夜深。

    兴奋的甘州营士兵们压根睡不着,终于可以好好吃顿热乎饭了,终于可以住在营房里了,怎么能不高兴,自然,将军们也没忘,命令伙夫赶制饭食,犒赏士兵们。

    ……

    一声鸡鸣!划破西平的宁静。

    人们战战兢兢的将窗子打开个缝,惊恐的观察着外面,当他们看到满街的白字军旗的时候,激动不已,纷纷破门而出,在街上,欢呼!

    李药师被鼎沸的人声从书桌上吵醒。他收拾收拾凌乱的书桌,顺了顺胡子。

    “外面怎么这么吵?”他大声问道。

    “回将军,是百姓们在庆祝呢。”卫兵脸上挂满笑容。

    “哈哈哈,好,对了,那敌将捉住了吗?”李药师问道。

    这时,王副将从门里走了进来。

    “今日一大早,就捉住了,哈哈哈说来好笑,竟是醉酒街头,被几个百姓给绑了送来的。”王副将笑得根本不能好好说话。

    李药师听完也没忍住,噗嗤笑了出来。

    “走,看看去。”